弘音

墙头众多,有缘则更。
蹲坑吃粮,没粮割肉。

我为什么喜欢莫扎特

你是神赐之光,你是灵魂之火。
你是天堂之孔飘零的羽翼,你是深渊殿堂投射的幻影。
你是纯洁又放荡,你是苦难又辉煌。
你是尘世难留的星辰,你是烟火人间的呼吸。
你是每个人心中存在过的任性自我。
你若是走来,天然要有一段炽光洒下,身旁是玫瑰芬芳,热烈到燃烧。

他赤着脚在泥泞中行走,左耳是欢呼,右耳是嘲笑。他金色的血投入到人群中,就化成欢笑;而他回过头,跌进死神的怀抱。

莫扎特就像李白。

天然天造,又狂又傲,用孩子的心握住神造的笔,却不明白人间没有永远年少。

感谢!!下回旧版简直幸福了!

萎男沂:

噫呜呜呜呜真是救命感谢了!!

英雄迟暮:

是这样的,我找到了旧版的lof可以下,挺新的,也不用下其他的APP,如果不喜欢就旧版的,你们就点这个链接吧

http://wap.eoemarket.com/apps/show/id/84902

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


完美十连拯救在论文中抓狂的我。

疯狂赶采访稿,论文和期末作业,工作总结,值班表。

更新暂时延后大约一周,望周知。鞠躬。

叶修生日快乐!永远的荣耀之神!

萨杰记梗

记一个萨杰ooc沙雕脑洞,不一定写。

…………………………

在一群臭男人的船上待久了,看头母猪都眉清目秀的。

何况是一下船就被任命去一个地下脱衣舞会卧底的萨总。

妈也,刺激。

但是萨萨这个死闷骚很矜持,他要完成任务,找到那个据说要在这里完成交易的两大黑船头头。

据说他还有个没见过面的搭档,他扮成一个新兴海盗团的大副,搭档则会是一个漂亮的脱衣舞娘。

哎嘛有点小期待,搭档会不会是个漂亮小姐姐!

找搭档之前,首先还是要先完成自己的变装。

萨萨于是找了个小仓库,打开东印度公司送来的变装皮箱。

哦豁。

拿错箱子了。

漂亮的粉色舞裙,大号。

萨总:等等?!

然鹅舞会马上要开始了,来不及回去拿。

我们萨真的很敬业,很严肃。

他献出了自己魁梧的肉体。

不得不说真的有点辣眼睛。

萨总:够了!

总之,我们萨就穿着一身露胸露胳膊露大腿露屁股哪都露外面还披了几层不如不披的半透明薄纱,粉粉地进了舞会。

感谢上帝,箱子里为了营造神秘感体贴地附赠了面罩。

一进场,萨总连大佬都来不及找,美女也来不及看,疯狂在大副打扮的男人里看来看去。

搭档小姐姐你在哪里!

求换衣服!

但是看来看去都是臭男人。

这群臭男人居然还避开【她】。

萨总听见别人议论自己【这个比男人还魁梧的丑女人】的时候,默默记仇。

呵。

回去就开船把你们都碾了。

“这么议论一位小姐可不好~嘿,美女,别理这些二皮脸子,我们跳个舞?”

突然听见一个轻佻的声音。肩上落了一件水手外套。

萨总很震惊。

……美女?这个人是不是瞎?

……等等,莫非是搭档小姐姐?

可是这怎么是个男人……

杰克也很懵逼。

等等?为了接近大佬他随便找了个女的,万万没有想到,这女的比他都壮一圈?

于是在尴尬中开始跳舞。

杰克:……怎么着也是个女的。走走走,往大佬那跳!

萨总震惊:等等,这个大副打扮,这个往大佬那里去的路线……说好的搭档小姐姐呢?怎么是个男的!

过于震惊,不小心手没抱住,落到了麻雀屁屁上。

……嗯,这个触感……

萨总自动开始脑补了自己身上这条粉粉的小裙子穿在麻雀身上,少年旋转的时候裙摆飞起来,薄纱下半遮半掩露出一半浑圆的臀瓣。

鼻,鼻血!

……男的就男的了!搭档小哥哥嫁我!

萨总内心乱蹦乱跳,面上肥肠沉稳地凑到小麻雀耳朵边说:“我知道你的目的,我是来帮你的。”

麻雀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和沉迷屁屁的萨总一起搞死了大佬。

萨总觉得自己的搭档小哥哥真是聪明可爱又火辣,于是清了清嗓子,说:“下一个目标,做掉黑珍珠号的船长。等完成任务……您愿意赏脸来萨拉查家的港口看看吗?”

杰克:???

“等等,你不是吉布斯派来的吗?杀黑珍珠船长?你说什么胡话?”

萨总懵逼。

等等。

所以不是火辣搭档小哥哥。

是要搞死的另一个目标大佬?!





……那不是更好吗!

没了。

【法扎】【萨莫/莫萨】许愿28天(中上)

现代音乐家和许愿小天使au 萨莫萨无差 萨莫私设有 童话故事有 ooc傻屌文

米扎flo萨!

是给 @沼泽 太太的点梗!不过美好的脑洞跑偏成了智障日常我对不起您orz


 ………………………………………………


Day 8

 

你永远想象不到家里多了一只莫扎特是怎样的事情。

 

萨列里坐在自己曾经素雅高贵的皮沙发上,按照曾经的生活规律慢慢地给自己泡着茶。他优雅地调配茶叶,冲沏茶水,品味香气……

 

与此同时,全程保持眼神放空,神情麻木,脸上挂着超脱凡俗的微笑,觉得自己的修养已经进化到了新的境界。不夸张地说,这样下去,成为圣人也是指日可待——

 

“大师~”

 

——吧!

 

萨列里,紧急喝茶。

 

 

 

 

 

……被烫到了。

 

但萨列里马上就发觉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因为在他迅速把红茶倒进自己嘴里,囫囵吞枣地咽下去之后的第二秒,莫扎特就像一个小炮弹一样从背后直接冲了过来,成功把萨列里的脸怼进了刚刚放下的空茶杯里。

 

上帝保佑,我离烫伤毁容就差那么一点儿了。萨列里喜极而泣。

 

“安东尼安东尼!您一定猜不到我发现了什么!”莫扎特开心地把自己埋进音乐家的小辫子里,抱着那个蝴蝶结开心地滚来滚去,用小翅膀噗噗地拍着大师的后脑勺:“猜一猜猜一猜!”

 

“呜呜呜呜呜呜!(但是我不想猜!)”萨列里试图把自己的脸从茶杯里拔出来。

 

“什么什么?您答应了给我给我买一架电音吉他是吗?”莫扎特狡黠地眨眨眼睛,自顾自地替萨列里答应了不平等条约。为此,小天使快活地在空中跳起了踢踏舞,他一边大声唱着《欢乐颂》的调子——嘿,没人规定莫扎特只能喜欢自己的曲子——一边转着圈儿往空中抛洒小星星:“但是还不够好!没有猜中!再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根本就没有答应什么!)”萨列里疯狂摇头,继续挣扎。

 

“什么!您终于答应和我一起看电影了吗?好哎!您喜欢去电影院还是家庭投影?我们可以有一个棒呆的电影之夜!什么,您喜欢恐怖片?啊,要是您害怕了,我的怀抱永远对您敞开!”莫扎特幸福地冒泡泡,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只羽毛笔,干脆直接在墙壁上开始涂鸦:“一,电吉他!二,恐怖电影!”

 

兴到浓时,莫扎特直接在他的列表下面飞快地写起了乐谱:“啦发米哆——再升半个调!啊哈,真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这还是不是谜底!您再来猜猜吗?”

 

萨列里紧紧闭上了嘴巴,不顾形象地双手抱着杯底使劲往下拔——天知道再说一句莫扎特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啧。”小天使偷偷鼓了鼓腮帮子。

 

你刚刚‘啧’了一声是吧!你刚刚‘啧’了是吧!我就知道那就是故意的!

 

萨列里怒瞪了一眼莫扎特,小天使马上划掉了已经写了一半的“三,……”然后他当着萨列里的面转过了身,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若无其事地重新飞回了他面前,假装自己红了眼眶——还特别有心机地故意降低了一些高度——然后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眼睛亮闪闪湿乎乎地仰视着音乐家:“哦,大师,我就知道您的。您是如此地慷慨,大度,善良——”

 

萨列里用眼神严肃地表达了自己的气愤。

 

莫扎特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他抓着萨列里的指尖摇来摇去,撒娇耍泼洋洋得意,声调里都带着恃宠而骄的味道:“好不好?好不好?我的好大师~”

 

不好!

 

世界上没有人能抵挡一个莫扎特的撒娇卖痴——除了已经有了抵抗力的萨列里。

 

他就是被音乐和他的家人宠坏了!大音乐家深吸一口气——该死,把杯子吸得更紧了——总之,莫扎特得被约束!哪怕他能多学会一些克制和服从,也不会在穷困潦倒中……不!他想都别想,这个家应该像以往一样,克制、规律、安全地生活!

 

萨列里把手指从小天使的怀里抽出来,正襟危坐,他看起来冰冷又古板——如果不是脸上还粘着一个突兀的茶杯。

 

他用眼神示意小天使放弃他的想法:不许自说自话!电吉他?电影?没有。还有……哦,该死,先帮我吧这个茶杯弄下来!大师丧气地用力拔了一下那个顽固的茶杯,他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想象自己现在是什么滑稽的样子。

 

小天使眼见撒娇无用,登时换了一副面孔——“嘿!莫扎特!”他无视音乐家愤怒的低声咆哮,盯着他警惕的眼神,一点一点扬起了一个甜蜜又嚣张的坏笑来。

 

“没听见没听见没听见~~”小天使的翅膀灵活地扇了扇,他两手虚掩着耳朵,像一个小恶魔一样得意洋洋地挑着眉头,噗叽一下降落在音乐家脸上固执粘着的茶杯上。他侧坐着,恶作剧一般踢着纤细的小腿,然后抱起双臂,狡黠地俯低上半身,小天使满意地看见自己半是挑衅半是引诱的可爱笑脸投射在音乐家愕然的瞳孔里。

 

“大师,您真的不考虑考虑答应我的要求?”

 

“唔!(不!)”萨列里严正拒绝。

 

“那您许个愿,我可以给自己夹带点私货~”

 

“唔!(不!)”萨列里再次严正拒绝。

 

“那我就不帮您把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弄下来!……老实说,您现在看起来像一只小猪,真可爱!”

 

“呜呜呜呜呜!(你的良心呢!)”萨列里震惊。

 

“我们天使没有良心~♪除非您许个愿,让天才的莫扎特帮助您~♪”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靠自己也能把杯子弄下来,想都别想。)”萨列里试图用眼神让小恶魔屈服。

 

“说得对!啊哈,您先让我先施一个小魔法,把这个固定在您脸上~”

 

萨列里立刻疯狂摇头!

 

莫扎特发出了快乐的尖叫,他抱着茶杯让自己在空中被甩来甩去,然后故意松开手,把自己抛进空中,飞出一段漂亮的花活。

 

“哈哈,臣服于我吧,大师!您现在可以开始求饶哦?”他一点都不在乎可怜音乐家最后的反抗,而是在玩够了之后,施施然掏出一个亮晶晶的指挥棒,对准了萨列里的脸——

 

但是显然,这一通折腾足够让微烫的茶杯冷却下来,而通常冷却之后——

 

卡拉一声,茶杯终于从大音乐家的脸上滑落下来,在僵住的小天使面前碎了满地。

 

“Opps。”

 

小天使缩了缩脖子,过度上扬的嘴角慢慢掉下来,变成一个又可怜又讨好的小弧度,他不动声色地拍动翅膀,向后退去。

 

而音乐家带着脸上一圈醒目的红痕,冷静地注视着他。

 

“Mozart。”

 

“……Oui?”

 

“电吉他?恐怖片?强买强卖?”

 

“……”

 

“【您现在可以开始求饶哦?】”

 

“……”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茶杯,产于18世纪,骨瓷,据说来自当时的法国宫廷。”

 

“……”

 

“您还有什么话(遗)要(言)说(要)吗(留)?”

 

小天使默默把自己团成一小团:“……请,请轻一点?”

 

 

 


 

 

 

“FINE。”

 

当晚,莫扎特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电影。

 

他被绑在电视机前一遍遍重温了恐怖片十大最恐怖镜头一百遍,尖叫几乎就没有停过。

 

并且没有好大师的温暖怀抱安慰。


tbc

 更新缓慢见谅,那什么,其实是半更混更,之后可能会补……感觉只想写他们傻屌日常,节奏太慢太话痨感觉进不了主线/刀刀,我是个辣鸡QAQ……

啊啊啊啊啊被太太翻牌子了!!
让我先尖叫一会!
明天的什么采访什么开会都再说啦!
幸福!明天回来也要继续产粮!渣手速也要产粮!写的烂也要产粮!没人看也要产粮!就算累成狗!也要一点点码字!
磕cp真棒!


深夜尖叫,更新就删

【法扎】【萨莫/莫萨】许愿28天(上)

现代音乐家和许愿小天使au 萨莫萨无差 萨莫私设有 童话故事有 ooc傻屌文

米扎flo萨!

是给 @沼泽 太太的点梗!不过美好的脑洞跑偏成了智障日常我对不起您orz

 ………………………………………………

安东尼奥·萨列里是一个音乐家。

生活在21世纪,声名显赫,享誉国际,严谨谦逊但热爱甜食的古典音乐家。

划重点,生活在21世纪,了解科技,而不是童话世界。

 

DAY 1

 

“所以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智能娃娃?机器人?恶作剧?”

发出疑问时,萨列里正抓着哇哇大叫的许愿天使,试图在他不停扑棱的翅根摸到机械接口。

 

 

事情要从今天的下午茶说起。

 

 

萨列里在一千零一次被友人用看着史前遗迹的眼神看着的时候终于受不了了。

 

“亲爱的达·彭特先生,给我您的剧本,然后收回您多余的礼物。”

 

“无意冒犯,我的朋友。”达·彭特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您至少得在家里安一台电视机。”

 

“聒噪。”

 

“电脑?”

 

“麻烦。”

 

“至少……嘿,您的手机还好吧?”

 

“不然您是怎么联络上我的?”萨列里说:“我只是不喜欢电子产品过多地侵入我的生活,并不是不了解他们。”

 

“只是?!不喜欢?!!”达·彭特难以言喻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上帝知道自己刚认识好友时有多么震惊:活在在21世纪,却好像没有正常人的娱乐——早上六点,起床,出门散步半小时后回房开始练琴到中午,午饭后处理各项往来文件——他甚至还用鹅毛笔!下午三点打着下午茶的名义吃掉一块甜甜的小蛋糕,偶尔会友,此后则是继续练琴作曲。傍晚亲自打理自家花园,饭后工作到八点,必定就寝。即使有需要出差的工作,在外也绝不改变自己的作息,以无比自律的形象赢得了业内一致肃然起敬。

 

他的另一个朋友罗森博格这样评价:“仿佛活在中世纪。”

 

“您大可不必活得像个机器人,或是什么赎罪的苦行僧。”达·彭特放下手里抱着的迷你电视机,无奈地从背包里拿出新歌剧的剧本和一张黑胶唱片:“披头士乐队的绝版,私人刻录!我好不容易弄来的——别急着拒绝,我的大音乐家,您总该见识见识其他的音乐。”

 

萨列里的确有一架上好的唱片机。拗不过固执的友人,他无奈地把披头士放进一堆格格不入的巴赫里——顺手取出了一张喜欢的 《天空:C大调法国组曲, BWV 813》。坐回沙发上,端起茶杯,他刚想闭起眼睛愉快地欣赏轻灵和谐的曲调——

 

“呜呀——呜呀——”

 

萨列里一口茶喷了出来。

 

他跑过去一看,好家伙,披头士的的唱片欢快地旋转着。

 

难道是放错了?萨列里纳闷极了,取下唱片,他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天空:C大调法国组曲, BWV 813》,退而求其次,萨列里另选了一张,第一首是《平均律键盘曲第一集·升C大调前奏曲》。没等他坐回去,熟悉的前奏再次响起。

 

“呜呀——呜呀——”

 

萨列里瞅了一眼刚刚换下的唱片,却发现手里拿着的正是刚刚放进唱片机上的那盘黑胶。

 

见鬼了?

 

萨列里走过去,干脆把那盘该死的披头士也取下来,放回盒里紧紧按住。这下该没问题了吧?

 

他背过身走出两步,就觉得手里一轻,他不动声色地继续走,却在桌边猛地回身,眼疾手快地扑向唱片机——

 

然后抓住了一只扑棱着小翅膀吭哧吭哧想再把唱片推回去的小天使。

 

…………………………………………………………………………………………

 

这不科学。

 

在萨列里摸遍全身也没有找到电子接口的之后,看着手心里躺着的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小天使,大音乐家陷入了呆滞。

 

萨列里迅速思考了一下现在当场受洗上帝会不会原谅他猥/亵天使。

 

得到的答案是不会。

 

于是他飞快地决定继续相信音乐之神,天堂地狱什么都是假的!假的!!

 

眼见着小天使晕头转向地爬起来了,萨列里忍着一指头戳倒的冲动,假装刚刚不由分说把人从头到脚撸了个遍的不是他自己,清了清嗓子:“您好?这位……小先生?”

 

小天使却一下子兴高采烈地跳了起来,他拍拍扯乱的衣服,向左转了一圈,向右转了一圈,还嫌不够花俏地扑棱扑棱翅膀在空中做了一个优雅的后空翻,才满心愉快地落回音乐家摊开的掌心,夸张地俯下身,两手飞得老高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

 

小天使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刚抬起头,就被单手捂脸的萨列里吓了一跳:“哎哎哎大师您怎么了!您别吓我!”

 

完了。

 

萨列里绝望地想。

 

刚刚信奉音乐之神就发现自己亵渎了乐神的爱子,怎么破?在线等,急!

 

我的音乐人生,到此为止了吗……

 

………………………………………………………………………………………………………

 

兵荒马乱之后,萨列里捡回了他的冷静。

 

不,实际上看着跟着摇滚唱片摇头晃脑仿佛随时就要跳起来来段solo的小天使,萨列里在狂化的边缘来回试探。

 

“Mozart!”

 

“Oui?”小天使抬起亮闪闪的眼睛盯着他,小翅膀里慷慨地抖下一地小星星。

 

“您,我是说,您是莫扎特,那个历史上的?”萨列里比划着:“您还活着?”

 

“噢!安东尼奥!”小天使满不在乎地扯了扯自己的金色头发:“您还是爱纠结这些无聊的问题!是的,是的,我是【那个莫扎特】,一个无赖恶棍下三滥,一个天才狂徒音乐家,那个死在三十五的——”

 

“够了!”萨列里几乎是颤抖着阻止他说出了接下来的话,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突如其来的激动也许会吓到现在还没有他手掌大的小天使:“抱歉,您知道,我是个古典音乐家。很荣幸遇见您,我,我……”

 

“好啦,好啦,安东尼奥!”小天使飞起来,抱抱他的脸颊:“我也该问问您了。权力,金钱,爱情,您想要什么?我能实现您的一个愿望。”

 

萨列里沉默地看着眼前柔软下眉眼的小天使,良久。

 

“等等,我好像没有跟您说过我的名字?”

 

“哎呀~”

 

“您是怎么知道的?”我也没有允许您就这么……这么叫我!

 

“不是写着嘛,only-for-A-n-t-o-n-i-o ~~”

 

萨列里猛地起身,冲向厨房里唯一通电的宝贵家具。

 

冰箱里的小蛋糕,无一幸存。

 

写着自己名字的小纸条在空空的蛋糕盒子上颤颤巍巍地回视它的主人。

 

“呐。”

 

“反正只要叫【萨列里】就会被人们说是:啊,那个杀了莫扎特的!”

 

“不如干脆下手干了吧。”

 

萨列里,狂暴化。

 

……………………………………………………………………………………

 

在经历过一堆需要打上马赛克的暴走画面之后,萨列里坐在沙发上沉吟。

 

权力?

 

作为一名大音乐家,免不了和权贵打点交道,但是让他自己上?还是算了吧。

 

那么,金钱?

 

自律的音乐家想了想自己账上一堆没地方花的存款,和上周刚刚拒绝的高达七位数的巡演邀请。

 

爱情?

 

上帝知道他有多讨厌一个个拒绝向他贴过来的虚荣女人!!

 

“呃,莫扎特先生……我似乎没有什么愿望?”

 

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灰头土脸的小天使。

 

“没有?……我也可以给您把那些小蛋糕变回来哦!”小天使苦恼地打了个滚。

 

萨列里可耻地动摇了一下。

 

“不了……那些小蛋糕我可以再去买,这不值得要一个许愿天使出手。”他忍住了诱惑。

 

“……等等?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就可以为了这些小蛋糕向许愿天使本人下毒手了是吗?”莫扎特整个人都震惊了。

 

“……”萨列里默默把头扭到了一边。

 

“您为什么要默认?否认一下啊安东尼奥!!”小天使悲愤地揪住了音乐家的领口尖尖:“我可是许愿天使哦?音乐之神莫扎特哦?!”

 

“我是一时冲动……”音乐家艰难地试图安抚连小翅膀都耷拉下来的许愿天使。

 

“那我以后可以继续吃小蛋糕吗?”莫扎特一下子又高兴了起来,自觉在萨列里的心里地位上赢得了胜利。

 

“不行。”秒答。

 

 

 

 

 

 

 

 

下一秒,音乐家被砸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小星星。

 

…………………………………………………………………………………………………

 

DAY 4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安东尼奥!”

 

萨列里把自己摔回床单里,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脸。

 

“萨列里!大师!快起来!!”

 

莫扎特不知疲倦地趴在枕头边叽叽喳喳。

 

“莫扎特!上帝呀现在才凌晨三点——”萨列里痛苦地试图重新投向睡神的怀抱。

 

“三点,多么适合创作的时间!”显然小天使完全不在乎这些:“给我纸!你不能打断一个天才的灵感!!”

 

“……在书房里桌子左边的抽屉!”

 

过了三秒钟。

 

“给我笔!”

 

“我的笔筒里都是!”

 

又过了三秒。

 

“它们都太大了!萨列里萨列里萨列里——”

 

“书柜顶上放着笔芯,左手柜子里有轻的羽毛笔!”

 

又过了三秒。

 

“安东尼奥!您有酒吗!我需要一些酒不然我写不下去!!”

 

“看在上帝的份上让我睡吧!您不能自己找找吗?所有东西随便您用!”音乐家哀嚎一声,在放纵一个名为天使实则恶魔的莫扎特和重新睡上一觉之间选择了后者。

 

他很快为这个举动后悔了。

 

当萨列里终于依靠着顽强的生物钟在六点起床的时候,他在过早微亮的盛夏日光里捂住了脸,试图催眠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的。

 

“我绝对要杀了莫扎特。”

 

萨列里喃喃说道。

 

客厅里一片混乱,陈列柜门大开着,收藏的各种乐器看起来都被动过,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被归置,而是被按照声部随意地搁置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手工地毯上泼着酒和咖啡的水渍,皮沙发上被画上了一串灿烂的小星星。萨列里跨过宛如被打劫过的客厅走向书房,控制着自己不要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书房里更是凌乱不堪,他整整齐齐的文件和柜子现在被翻得乱七八糟,墨水瓶没有盖起来,他看见了搁在瓶口干了的鹅毛笔尖。

 

沿着墨水氤氲的痕迹,捏着耷拉在杯子外的半边翅膀,他扒拉出一个咖啡杯。

 

他在咖啡杯里捞出滑坐在半杯咖啡里湿漉漉的小天使,他很确定里面一定掺了不少酒。

 

“莫扎特先生!您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情况?我的家——”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话没能说完。

 

在熹微的晨光里,这个小天使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因为在冷水里泡了半夜而小小打了个喷嚏,差点把他自己掀翻过去。他眼睛都还没睁开,在他的掌心里磨蹭了几下毛茸茸的脑袋,仿佛确认了味道,就抬起头向他绽放了一个像太阳一样耀眼的笑脸。

 

他半梦半醒地飞起来,踉踉跄跄地在空中飞出诡异的折线,然后从书桌上拖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稿纸。

 

各种稿纸杂乱地堆着,他看见其中有一张空白的五线谱,上面用花体字写满了他的名字,旁边画满了小星星和玫瑰花。

 

“送给您——嗝,送给您,亲爱的安东尼奥!!这首交响曲,是写给您的!”

小天使大声地说,脸上带着赤子般火热又纯粹的快乐。

 

萨列里的气生不起来了。

 

如同每一个在自家主子恶作剧之后被气得倒仰,却无法拒绝主子一个讨好的喵喵的猫奴一样,萨列里在打死莫扎特和接受他的礼物之间选择了后者。

 

他几乎是瞬间就沉浸在了浪漫而热烈的曲调里。毫无疑问,这又是一首令世人目眩神迷的交响曲!充满了莫扎特式天马行空的狂想,先是一段妙趣横生的跳音,然后小提琴悠扬的声音完美插入,独自翩翩起舞的优雅音符让人想起少女们飞扬的裙摆,却在不经意间,钢琴的旋律骤然响起,几个挑逗的滑音像吹响的口哨,惊得小姐芳心大乱,搅破一江春水……真让人难以相信,这样的旋律究竟是怎样谱出?在一间杂乱的书房,靠一些乱七八糟的酒精和咖啡因,就能催生这样的杰作?

 

萨列里在这一刻,深深地感到了作为音乐家无法跨越的差距。心头的苦涩油然生出,这微妙的嫉妒又催促着他如饥似渴地往下读去,将整副心神全都投入乐曲天堂般美妙的魅力中去。“毕竟是‘那个’莫扎特啊!”他试图说服自己。

 

在各种乐器和谐的交响下,钢琴和小提琴若即若离,时分时合。温柔又炽热,缠绻又欢欣,让人想起春天的苹果园,夏夜的小山坡,想起带着露水的玫瑰,想起爱人幸福的私语……真是一曲浪漫的恋曲,火热的恋情,不期而至的相遇,小心翼翼地试探,互通心意的惊喜,然后,迫不及待地初尝禁果……

 

等等?

 

萨列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流氓!

 

他攥紧了薄薄的曲谱,恼羞成怒地瞪向坐在自己左手掌心的小天使。却只见莫扎特正洋洋得意地抖着小翅膀上的水珠,一边冲他露出一个坏笑。他左手两指合并,戏谑地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说:“碰!”

 

他猛然撒开手,向后倒去,假装自己已经中枪死掉——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抱着肚子满地打滚。

 

萨列里忍耐。

 

萨列里再忍耐。

 

萨列里忍不了了。

 

“莫扎特先生——”他忍无可忍地揪起许愿天使的领子,疯狂甩动:“不许!用您的天赋!对音乐乱来——!!”

 

“等等!等等!停下,安东尼奥,我是真心的——”

 

“莫扎特的话没有信用度。”

 

“许愿天使死掉的话愿望就实现不了了——”

 

“那真是对不起,我并没有什么愿望需要您。”

 

“什么嘛!您到底哪里不满意?这可是来自天国的音乐哦!呜哇快停下……啊对啦!许愿吧!快许愿!就许愿我给您写一百首您喜欢的曲子好不好!!”

 

“不好。”

 

“……您再不停下我要吐了哦!吐在您的衣服上哦!”

 

萨列里停了下来。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觉得无力感像潮水一样要把自己淹没了。

 

你早该知道,他是‘那个’莫扎特。

 

“您不想要我的一百首曲子吗?”小天使却好像浑然不觉,晃了晃脑袋,才从眩晕中清醒过来。

 

他气鼓鼓地站在萨列里的书桌上——他从他手上飞开,以示自己的愤怒——小天使叉着腰,噘着嘴,昂着头,不可一世地宣布:“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不喜欢我的音乐!您是个音乐家,大师,您不能讲违心的话!”

 

末了又有些委屈,脚尖微不可察地在地上划了划,眼神就往大音乐家那里飞了过去:“是吧!”

 

萨列里只好又叹了口气:“您误会了……”

 

小天使非常好哄:“这么说,您喜欢我的曲子!您也想要我给您写一百首曲子!我就知道!快快快,许愿吧!”

 

“我不许愿。”

 

“您说什么?!”小天使翅膀上的羽毛都气得炸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就算我不许愿……”

 

萨列里非常冷静地提起莫扎特,向他展示:乱七八糟的书房,如被洗劫的客厅,东倒西歪的乐器,杯盘狼藉的厨房……直到莫扎特背着手,小翅膀都不自在地紧紧收拢到背后之后,缓慢地开口了。

 

“……您也得给我写一百首曲子。”

 

 

TBC


ps:emmm问一下,傻屌日常你们希望结局是糖是刀?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醒醒根本没人看】

长图预警,5.1miflo con激情repo
遇到了超可爱的西米露!! @流浪的安格斯星猫  @苏靖卿